手机站 广告联系

易价网

别了,被“灭门”的咪蒙,别了,算法无罪和技术中立的旧时代!

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科技新闻网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9-02-26
摘要:今天的最大热点,是咪蒙全网封号,但咪蒙全网被封,不过是滔滔巨浪溅起的水花罢了。 要理解咪蒙被封这件事,就不应该错过另外一条不太引人注意的新闻——今日头

别了,被“灭门”的咪蒙,别了,算法无罪和技术中立的旧时代!1

今天的最大热点,是咪蒙全网封号,但咪蒙全网被封,不过是滔滔巨浪溅起的水花罢了。

要理解咪蒙被封这件事,就不应该错过另外一条不太引人注意的新闻——今日头条上线了新版反低俗产品“灵犬”,在过去的反低俗色情基础上,新版产品增加了反暴力谩骂和反标题党能力。

最新的传闻还显示,今日头条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希望在科创板上市,已经获得相关部门联系和鼓励。而在2016年底,一度被贴上三俗标签的今日头条,其创始人张一鸣还坚称“算法无罪”,不需要设立总编辑;2016年初,曾因传播淫秽作品罪入刑的王欣,,还自辨“技术中立”。

后来,张一鸣改了口,道歉信中称要强化总编辑责任制,搭建万人内容审核团队;而王欣锒铛入狱三年半,去年才得获释——“灵犬”就是改变后的产物。

技术中立、算法无罪的时代彻底过去了,一个新时代开启了——咪蒙账号该不该封封得是否合理,不是本文要谈论的主题(更何况,现有形势下,谈论这个话题,既然无解也就无必要了),封号已经成为事实,我想讨论的是,自媒体要往何处去,以及这种航向是如何反转的。

管控的大潮

咪蒙被封不是起点,也不是终点。

如果我们不去追溯封号规则的合理性,严格遵循以往判例的话,可以说,咪蒙的封号似乎并不出人意料。

导火线《寒门状元之死》一文,实际上触犯了许多底线原则,突破了基本伦理。

新闻学伦理——以虚构之文,冒充新闻学之实,违反了基本的真实客观原则。虚构文的作者,甚至假冒公益人士,声称要支持死去状元的妹妹读大学,近似于公然“诈捐”。扭曲价值观,撕裂社会阶层——这篇文章里,中产坏、精英坏、富人坏、逆袭的凤凰男也坏,成功人士都坏、普罗大众都渣。全文就俩好人,一个是穷死病死、工作两年存款就3700元的寒门状元,一个是出身大凉山、甘守三尺讲台,人穷血热的班主任。

而在以往的文章中,咪蒙乐于也善于产出的各类爆款文中,也不乏侮辱性、煽动性文字。比如《我曾经想过,让父母去死》,《摔狗事件:一只狗狗死了,一个**却活着》,《这一次,我支持人肉》等等。

这些文章,对基本人伦肆意践踏,甚至公然支持各种暴力性手段,比如去死、去人肉等等。

如此看来,咪蒙被封,只是时间问题。

管控的当然不仅仅是咪蒙这样的自媒体号,还有各大新媒体平台。过去三年,在相关部门的处罚名单上,不乏今日头条、快手、微博等巨头。

尤有代表性的是今日头条——这家成长最快的中国独角兽公司,打造了多款超级APP,但也是被约谈、被点名最多的之一。

去年4月,其旗下“内涵段子”客户端软件及公众号被责令永久关闭,就是这场自上而下的管控大势的高潮。

管控之下,原本坚持算法无罪的平台也不得不把调转航向,主动加强自我审查,进行合规化转型。机器推荐变成了人机审核,今日头条的内容审核团队已经扩充至万人。

也有平台主动拥抱监管。比如,去年12月,一点资讯发布了“清朗计划”,通过建立自媒体信用等级体系并扶持优质自媒体、清理违规自媒体,树立自媒体行业的标准,优化内容生态。

不管被动还是主动,两条河流相向汇聚,最终殊途同归——合规,成为了内容平台不可逾越的高压线。

其实,如果放眼全球来看,你会发现,这场对自媒体、新媒体平台、社交平台的管控态势,几乎是席卷全球的。

可以作为类比的是脸书。

去年一整年,脸书创始人马克·扎克伯格的日子都不太好过。

4月份,他在公众面前接受了美国国会连续数小时的拷问,并再度向公众及国会道歉。

2006年以来,扎克伯格一直在为Facebook的错误道歉,但4月份的这场道歉,却事关脸书的生死。

在此次听证会之前,《华尔街日报》就预测,大量虚假新闻通过脸书影响美国大选的的丑闻(“剑桥分析公司丑闻”),可能引发华盛顿采取新的立法措施,进而动摇了Facebook的商业模式,这是扎克伯克要尽力避免的“最坏可能”。

扎克伯格很幸运,最坏的结果没有发生——但这是Facebook承诺作出重大改变的前提下,比如不涉及个人具体隐私资料,或者限制用户数据的访问等。

总之,脸书承诺,尽量不触碰底线。

权力的转移

为何管控大势从传统媒体转移到了自媒体和新媒体大潮领域?

责任编辑:科技新闻网
这里设置第三方评论代码

百度新闻独家出品

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

文章均来源于互联网,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!
本站邮箱:pinyinaa@126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