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站 广告联系

易价网

金科百亿争夺战:白衣渡江孙宏斌与誓守江山黄红云,谁能笑到最后

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科技新闻网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11-01
摘要:1963年出生的孙宏斌,虽然属兔,却总是喜欢搏鹰。前脚在乐视网计提了165亿元巨额亏损,“断了头”、“落了泪”,转过身来,又砸下70亿元与黄红云家族“正面刚”

摘要: 1963年出生的孙宏斌,虽然属兔,却总是喜欢搏鹰。前脚在乐视网计提了165亿元巨额亏损,“断了头”、“落了泪”,转过身来,又砸下70亿元与黄红云家族“正面刚”。从2016年2月开始,金科股份争夺战已经持续两年半的时 ...

1963年出生的孙宏斌,虽然属兔,却总是喜欢搏鹰。

前脚在乐视网计提了165亿元巨额亏损,“断了头”、“落了泪”,转过身来,又砸下70亿元与黄红云家族“正面刚”。

从2016年2月开始,金科股份争夺战已经持续两年半的时间,战况日益焦灼,双方却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。2018年10月26日,孙宏斌刚刚以微弱优势登上第一大股东之位,两天后,却又很快被黄红云反超。

金科股份大股东金科集团方面亦向野马财经表示,无论未来融创有何动作,黄红云都会尽全力守卫自己在金科股份的控制权。

截至目前,黄红云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为29.9925%,接近30%的强制要约收购红线;孙宏斌一方持股比例也已达到27.6783%。双方势均力敌。

西南地区的“大地主”金科股份,最终会落入谁的手中,变数远未结束。

钢丝上的增持博弈

孙宏斌与黄红云的对决,可谓高手过招,步步为营。

2018年10月25日,金科股份(000656.SZ)突然抛出公告,称孙宏斌一方持有公司股份达到27.6783%。以0.0002%的极微弱优势,取代了黄红云夫妇的第一大股东之位。

就在市场猜测金科股份是否会改旗易帜之时,黄红云迅速亮出了暗藏已久的后招。

10月28日,仅仅隔了两天,黄红云便宣布与黄斯诗结为一致行动人,合计持股上升至29.9925%,重夺第一大股东宝座。

这一动作的精妙之处至少有两点。

一方面,黄红云此举表明了自己“死战到底”的决心,将是否继续厮杀的皮球踢回了孙宏斌脚下。

29.9925%的持股比例距离强制要约收购线只有一步之遥。如果越过,根据《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》,即便是以最低5%的部分要约计算,所需资金也在15亿元左右,战斗之惨烈无疑会再上一个台阶。

另一方面,留下了更大的想象空间。

黄斯诗是黄红云的女儿,于2018年第三季度刚刚进入金科股份十大股东名单。拥有2.3145%股份的黄斯诗与之前握在黄红云手中的叠加,恰好逼近要约红线,说明之前的增持行动必然经过精密的计算与安排。

并且,野马财经注意到,三季度与黄斯诗一同进入十大股东名单的,还有黄红云的侄子黄伟,持股比例1.67%。黄伟目前并不处在前述一致行动人序列。

那么,水面之下,黄红云是否还有更多的暗棋引人遐想。

金科股份大股东金科集团向野马财经表示,无论未来融创一方有何举措,黄红云都会尽全力守卫自己在金科股份的控制权。

救世主的“特洛伊木马”?

分散持股的手法让黄红云有了更大的转圜空间。不过,孙宏斌同样处于可进可退的位置。

第一次现身金科股份,孙宏斌的角色本是“白衣骑士”。

2015年底,股灾大背景下,金科股份股价从最高点的10元/股左右,一路下挫至3元/股左右。再加上不久后黄红云涉徐翔案消息的传出,一时间愁云惨雾,股价进一步承压。

受此拖累,金科股份2014年就开始酝酿的定增方案,价格不得不一再下调,最后定为不低于3.68元/股。最终,2016年9月,融创中国(1918.HK)旗下天津聚金物业以40亿元的价格,拿下了16.96%股份。

从2016年底的股权结构来看,黄红云夫妇等持股比例为26.58%,似乎依旧牢牢占据着实际控制人之位。殊不知,战争的种子已经埋下。

当然,孙宏斌的出现无疑极大提振了各方的信心。针对此次增发,金科股份表示,定增“将增强公司资金实力,提高行业竞争力”;融创中国在相关公告里称,“看好金科未来发展前景”;公司股价也在此后一路走高。

一副宾主尽欢、多方共赢的景象。

然而,皆大欢喜的局面并没有维持多久,随着“特洛伊木马”的顺利进城,孙宏斌的金科攻城战也很快正式打响。

2016年11月,同为融创旗下的天津润鼎与天津润泽开始在二级市场出手,算上之前的天津聚金,合计拿下金科20%股权;2017年1月24日,娱乐,融创持股比例提升至23.15%。同年5月1日,再次提高至25%,距实际控制人黄红云及一致行动人持股总比例只剩一步之遥。

孙宏斌可进可退?

面对突然发难的孙宏斌,执掌金科20年的黄红云并未打算缴械。

“我个人不会放弃公司的控制权,金科就是我的生命”,2017年4月6日,黄在一次内部会议上如此表示。

“得知融创不断增持的消息后黄总很吃惊,这更像一次战前动员”,一位接近金科股份的人士向野马财经透露。应对措施也很快出台。

其一,白衣护卫。

2017年4月10日,黄红云与广州市安尊贸易有限公司(下称“安尊贸易”)签署《一致行动协议》,称后者将增持不超过3.7433%的金科股份。可惜,截至目前,一年半的时间过去了,此路救兵始终没有出现。

其二,资产重组。

2017年5月4日晚,金科股份停牌并抛出拟进行资产重组公告,宣传正在筹划现金购买房地产重大资产。然而,两个月后,重组宣布失败。

匆忙应战之下,黄红云接连进行的两次反击都并未见到成效。不过,考虑到同业竞争的问题、深交所的询问、以及股权争夺利好下不断攀升的股价,孙宏斌选择了主动休战。

2017年5月22日的融创股东大会上,孙宏斌表示,“(对于金科控股权)我们其实会很小心,这里面存在同业竞争的问题,没有任何逻辑和理由把金科作为壳。”

同年7月18日,融创中国董事局主席孙宏斌进一步明确表态,“黄红云已经流露转手金科股份股权意向,然而融创对价格不满意,今年暂且会缓一缓。”

但他同时放言,“估计明年金科股价更低,也许每股只有5块。到时候融创可进可退”。

果然,2018年至今,金科股份股价大多在5元/股以下徘徊,融创也通过不断增持,短暂上位第一大股东。

中投证券相关人士曾向野马财经分析,金科股份定增之时,选择了不确定对象的竞价发行,没有限制每一名参与者的竞购限额,因此,融创得以以4.41元/股的低价拿下了16.96%的股权。较低的资金成本,使得孙宏斌早早地立在了可攻可守之地。而黄红云想要引进援军,持股成本反而要高得多,很可能沦为为孙宏斌抬轿子的角色。

从财务角度来看,孙宏斌定增及二级市场增持成本为70.11亿元,所持股份目前对应市值约为87亿元,浮盈17亿元左右。

逆势扩张暗藏“焦土”、“毒丸”计划?

盟友久等不至,资产重组宣告失败,黄红云家族不得不轮番上阵。除了黄红云夫妇之外,女儿、侄子也加入战团,于关键时刻完成了反击。

孙宏斌、黄红云围绕金科股份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争夺战。究其原因,在于公司手握丰厚且优质的土地储备。

责任编辑:科技新闻网
这里设置第三方评论代码

百度新闻独家出品

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

文章均来源于互联网,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!
本站邮箱:pinyinaa@126.com